菜单导航

光明日报:凉山教育 一场艰难的攻坚

作者: 小思瑶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3日 15:46:35

前不久,四川凉山州越西县彝族女孩儿木苦依伍木的一篇作文《泪》击中了许多人的泪点,不少人由此质疑凉山教育的发展现状,疑惑在大凉山发展教育为何这样难。

位于四川的苍茫大凉山,山坡相连际无边。这里因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有特殊成因的连片贫困地区而一直备受外界关注。在凉山州的扶贫进程里,教育被认为是凉山彻底摆脱贫困的基础性、先导性工程。究竟凉山州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现状如何?制约其发展的症结在哪里?本报记者日前深入凉山州腹地调查,由此管窥凉山教育及民族地区教育的真实情况。

1.直观的现状: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多

新学期开学,普格县民族初级中学的校长龙尔聪很焦虑。普格县民族初级中学位于一座大山的半山腰,是一所全寄宿制学校。今年开学后,学生人数比上学期的2100人增加了200多人,学生来自边远乡镇,都需住校,而学校目前仅有1720个床位。没办法,几乎所有的下铺都挤了两个孩子。

学生人数持续不断增长,这在近几年的凉山州学校,是一种常态。

“比较明显的一个分水岭是在2005年,之前是‘保学控辍’责任被分配到各个乡镇、学校,很多时候干部和老师要挨家挨户地去动员家长让孩子上学,2005年之后,是很多家长主动送孩子来接受义务教育。”大山脚下的普格县特补乡中心校校长洪权对学生增长现象深有体会。学生数量不断增加造成校舍、住宿等条件紧张。特补乡中心校多数班级在70人以上。我们调查的多所学校,都存在教室不足、住宿条件不足、师资匮乏等问题。

为何学生人数快速增长?凉山州教育局副局长蔡定元分析,2005年以来,随着国家对“两免一补”政策支持力度进一步扩大,寄宿制生活补助、营养改善计划等在凉山州深入推广,小孩子读书基本上不花钱,而且享受寄宿制补助等还会减轻家庭负担,家长的观念逐渐转变,乐于让孩子去学校接受义务教育。尤其在安宁河谷、盐源等地,通过教育能实现就业、改变生存状况已经成为共识。另外,越来越多的彝族家庭也从高山迁移到城镇和平坝河谷地区,这也导致乡镇学校入学的儿童数量增加很快。

统计显示,目前凉山州各级各类学校在校生有97万余人,其中义务教育阶段共有小学生近54万人,普通初中学生18万余人,普通高中学生6.9万余人。按照初中阶段应是小学阶段人数的一半测算,凉山州未来仅普通初中在校生就将达到30万人。另外,随着彝区和藏区“9+3”免费职业教育的推进,全州中职在校生也达到了2.9万人。无疑,凉山的教育扩张是必然要求。

除了入学积极性的提升外,推动凉山州学生人数增长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人口总量的迅速增长。在凉山州,少数民族夫妇如果在城镇,可生两个小孩,而在农村,则可生3个小孩,人口自然增长率高于内地。

“凉山州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维持在千分之八左右,学前教育、初中人数都要不断增加。”蔡定元说,“今年全州幼儿园一下子增加了96所,达到420所,入园幼儿从12.45万增加到15.5万人。我们力争2018年小学和初中适龄儿童全部入学,辍学率分别控制在0.6%和1.8%以内。未来几年内学生人数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而且增加幅度还不会小。”

2.尴尬的教育困境:缺师资,更缺优秀教师

“今年又走了几个老师”,说到教师队伍的稳定性,普格县中学校长叶华叹了口气,“开学后,一个月内很多课都没固定老师上,只能由其他老师先代着”。最近5年,普格县中学就有五六十名教师流失到外地或州内条件更好的学校。用叶华的原话说,就是“培养成熟一批就跑掉一批”。

展开全文

普格县中学是普格县唯一的全日制完全中学,办学条件算是全县比较好的了,有学生3000多人,教师仅161人。“今年我们想招20个老师,招了三次都没招够,到现在还缺5个,很多招进来的老师一看环境宁愿不要违约押金也不来。更重要的是教师流动集中表现为‘层层抽剥’,州府西昌市的老师往外地流动,县上的老师往州上流动,乡镇老师往县上流动,乡镇及教学点就只剩下了代课老师。”由于当地教师工作量大,再加上工资不高,交通不便,凉山州每年面临着流失近200名教师的窘境,现在招个优秀教师比以往更加困难。

“预计到2022年我们学校人数将达到最高峰,之后七八年学生人数都将基本稳定,到时仅是高中生我们学校就能达到4000人,教师、教室和寝室都是问题。”一想到这里,叶华显得很无奈。

除了教师流失,在凉山州的很多中小学师资都严重不足。现有在岗教师中绝大部分教师的学历是通过在职函授、自学考试取得;教师专业结构不合理,美术、音乐、体育等学科教师大部分都是转岗担任,往往一个上千人的学校只有一名音乐老师,老师身兼多职——保安、医生、宿管员…………这都是师资缺乏的突出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