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楼市松绑频现“一日游”:真相只有一个,房(zhu)住(yi)不(ying)炒(xiang)

作者: 小思瑶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7日 08:30:35

图片来源:图虫网

“政策持续的时间也太短了吧!”3月5日,在广州天河工作的万华(化名)不无懊恼地说。

当天上午,广州市人民政府官网重新挂出《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广州市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若干措施的通知》(下称《通知》),但与3月3日首次挂出时不同,关于松绑商服类项目的政策条文被删除。

寄望通过公寓曲线“上车”的万华,“居者有其屋”的梦想暂告搁浅。

“短命”的商服解禁

在广州工作数年并计划定居的万华一直想在广州买套房,用她的话来说,总要有自己的居所。但囿于资金有限,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似乎还要再等上几年。在朋友的建议下,她开始关注公寓产品,“相对同区域的住宅来说,公寓单价低、面积小,因此总价低,比较容易入手。”

此前广州对于公寓类产品有着较为严格的限制,2017年出台的“330新政”要求商服类项目销售对象必须是法人单位,且最小分割单位不得低于300平方米。虽然在2018年底解禁了部分商服项目,但广州公寓市场并不景气,流通和成交都不活跃。

政策变化让万华看到了一线希望。3月3日,广州市首次挂出的《通知》第31条规定:优化商服类项目建设和销售管理,商服类项目未完成规划报建手续的不再限定最小分割单元;商服类项目不再限定销售对象,已确权登记的不再限定转让对象。这被视为对商服类项目的大幅松绑。

不止想买公寓的人看到了希望,想要出售公寓资产的人也高兴了一把。2013年底,方亮(化名)以130余万全款价购入广州汉溪长隆地铁站附近一套60平方米的公寓,之后以4000元/月的价格出租给一家公司做办公用。

2016年下半年,该公司因营业规模扩大退租,一家酒店管理公司想收来做日租,开出的租金仅为2700元/月,同时还要收取一笔家具、改造费用。方亮深觉不值,开始考虑出售,但市场价仅140万。纠结了半年后,“330政策”出台,他彻底断了出售的念头,将房子租给酒店管理公司。

“购入六、七年,涨幅不超过30%。要是那年以同等价格买住宅,估计早翻了几倍。” 把该公寓视为一笔失败投资的方亮一直在等机会出售,但广州的严控让公寓市场一片萧条。《通知》一出,让他看到久违的希望。

不过,万华和方亮的喜悦只持续了一天。3月4日,《通知》被匆匆撤下。3月5日重新“上架”后,解禁商服类产品的条款撤销,改为“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优化完善商品房预售款监管,允许房地产开发经营企业凭商业银行现金保函,申请划拨商品房预售款专用账户资金。加大住房租赁市场扶持力度,加快拨付对住房租赁企业的奖补资金。”

因为政策的收回,万华入手公寓的兴趣和信心大减,一方面购房程序复杂,另一方面还要考虑未来出手的问题。“公寓不适合多人家庭居住,以后有条件了总归还是要买更大一点的房子。但政策变化太快了,公寓不一定好转手,我暂时不把公寓作为置业的首选了。”

王欢(化名)是广州一公寓项目的销售顾问,他所在楼盘的土地是在2017年11月拍下的,受“330政策”的限制。他告诉时代财经,在《通知》正式出台前,项目上已经多多少少收到了相关消息。“《通知》虽然被撤销,但根据政府的回应,相关政策并不是完全撤销,只是在制定具体细则。”但对于后续政策走向,广州市住建局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回应称,“暂不明确,以现通知为准。”

“一日游”背后的调控博弈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各地相继出台稳楼市、救楼市的措施,如延缓缴纳土地出让金、调整竞买保证金比例、调整预售条件等,对楼市调控将进一步放松、刺激楼市带动经济增长的市场预期也悄然浮出。

而几项被撤销的政策使楼市调控走向的预期出现反复。2月21日,河南省驻马店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出台17项稳楼市政策,提出将首套房贷款最低首付比例由30%下调为20%,同时把公积金最高贷款额度由45万元提高到50万元,并降低住房公积金贷款首付比例。

驻马店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首个明确提出降低购房首付的城市,但2月28日,驻马店市人民政府被河南省政府约谈,要求坚持“房住不炒”,落实主体责任。随后,17项稳楼市政策从官网撤下、按原政策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