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体育赛事停摆,多米诺骨牌已倒下

作者: 小思瑶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3日 08:36:49

  本是国际体育大年的2020,奥运会、欧洲杯等重要赛事原定要悉数登场,但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暴发,瞬间让这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全球连锁反应下,众多比赛停摆、延期,损失和打击不仅在当下,还深远地影响到了未来。与体育赛事一样强调现场体验,同样受到重创的还有演出行业。可以预见的是,两者的格局,都将面临一次明显的调整变化。


“活久见”的全面停摆


  在汹涌的新冠疫情和球员、教练纷纷确诊感染之后,英超和德甲终于停止挣扎,宣布所有比赛延期,加上较早已经停赛的意甲、西甲、法甲,目前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已全部停摆。各国联赛暂停,欧足联旗下的欧冠、欧联赛事同样戛然而止。

  欧洲足球赛事的停摆,可谓全球体育在新冠疫情下的风向标。这不仅是因为它的竞技水平在全球足球领域显著领先,还在于其产业规模同样位于世界体育产业的顶端。

  疫情在欧洲开始蔓延以来,就不断有人质疑各国足球职业联盟和欧足联为何在采取措施上优柔寡断。前曼联球员、现天空体育评论员加里·内维尔就表示:“英超的管理人员把这件事情弄得一团糟,非要等到一名俱乐部教练感染了病毒才行动,他们的行为令人感到尴尬。”

  各国职业联盟和欧足联这么做的理由说来也简单,就是一个字:钱。

  目前欧洲足坛巨大的经济体量,让管理者的任何决策都不得不考虑到对金钱利益的影响。以英超联赛为例,它的经济体量超过了英国整体GDP的1%,仅每年上交的税款就足以支付全国一半警察的工资。西甲和西乙联赛直接和间接带来的经济贡献也占到了西班牙GDP的1.37%,这几乎是该国航空业的1.5倍。

  停摆之后,现实的经济问题马上就摆到了眼前:转播权和赞助费是各俱乐部和职业联盟收入的重要来源,比赛停止,这些收入都化为泡影;同时球员的工资还照样要发,如果暂停发工资或者减薪,俱乐部马上会被球员维权。而在目前欧洲主要联赛的俱乐部,在球员工资这一块儿的支出基本上占到了年收入的50%-80%,甚至单赛季就超过100%;对于一些豪门球队来说,每年开出两三亿欧元的总工资已成了“标配”。如果停赛时间过长,某些俱乐部出现资金链断裂、最后破产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看看五大联赛里率先停摆的意甲就能明白:意大利政府强制要求全国体育比赛空场进行之前,很多小俱乐部仍然在意甲联盟会议里反对空场比赛,因为门票收入对于他们来说也非常重要。就算到了全国新冠肺炎确诊接近万例的“危急时刻”,意甲停摆的决定还是来自政府,而不是职业联盟和各俱乐部。

  而且,目前的“停摆”都是宣布延期,并没有说彻底取消,因为要是赛季报销,各联赛的直接损失都会达到数亿、数十亿欧元的规模,这是各俱乐部根本承担不起的。所以,就算恢复之后的比赛大多数要空场,各联赛也会尽力硬撑着踢完。

  对于欧足联而言,情况同样如此。它迟迟不肯宣布今年欧洲杯延期,甚至还在希腊的奥林匹亚科斯队的老板已经确诊新冠肺炎的情况下,不顾英超的狼队提出的延期申请,坚持要求后者按期去希腊踢完两支球队的欧联杯比赛。这都是为了最大化保住经济收益。

  北京时间3月17日晚,多家媒体确认欧洲杯推迟一年到2021年夏天举行,具体时间为2021年6月11日至7月11日。以当前各国的疫情态势而言,到原定欧洲杯举办的6月,能否让球员正常比赛,需要画上一个巨大的问号。尤其今年的欧洲杯为庆祝赛事举办60周年,第一次没有设置主办国而是选择了在11个国家的12个城市举行,举办地遍布整个欧洲,必须要整个区域全都安全才可以按计划举办,这就非常难以预料了。

  “活久见”的全面停摆,也让全世界开始重新思考体育的本质何在。人们惊叹英格兰顶级足球联赛上一次停摆还是在1939年,原因是二战;但自开赛以来,之前123年即使遭遇战争也未延期过的波士顿马拉松,目前也已第一次宣布推迟到半年后举办。在生命面前,体育无疑该退居第二位,更遑论依附在体育之上的经济利益。

体育赛事停摆,多米诺骨牌已倒下


“多米诺骨牌”已倒下


  欧洲足球的停摆,将带给世界足坛深远的影响。疫情过去后,各国联赛首先考虑的肯定是恢复自己的运转,不可能优先来踢欧洲杯;用原定欧洲杯的档期来补上之前耽误的联赛赛程才是最实际的。同时,欧足联自己的欧冠、欧联也需要时间来弥补。综合这些因素,最终决定是“欧洲杯推迟一年,在2021年举行”。